韩剧TV | 热播韩剧网最新韩国电视剧综艺电影在线观看韩剧TV | 热播韩剧网最新韩国电视剧综艺电影在线观看

搜索

我跟导演说,这篇影评打算取名《狗眼见人心》

我跟导演说,这篇影评打算取名《狗眼见人心》

来西宁看了一整天的片子,屁股都没怎么挪窝。当我连着看下3部竞赛片的时候,似乎对First所一直强调的“年轻”有了直观概念。原来在很多青年导演心中,挑战叙事传统与常规逻辑就叫做新颖、大胆。这未免有些一叶障目,要知道放眼国产院线,不少商业片导演在片子质量受到质疑的时候也经常搬出这样的托辞。不光理念不新鲜,就连借口也不新鲜。

真正让我看出一些新意的,是那天最后看的一部长片《一个人的葬礼》。

这片子给自己套上了繁复的仪式武装,黑白摄影、无台词表演,单一人物,但实验性的尝试在于,导演把摄影机拟作了一条狗的眼睛。狗的移动轨迹取代了机位的变化,狗的叫声、喘息加入进同期的音轨,镜头也成为一个非人角色,为简练的场景增添了生机。

狗的视点之于全片有着双重作用,一是忠诚地记录着不为人知的荒野生活。即便从外部角度看来单调,关乎死生的大事仍在主体空间内不疾不徐地进展着:守林人老罗相依为命的父亲去世了。按照习俗,安葬父亲经过挖坑、打灶台、蒸面人、钉棺材整套步骤,老罗只能独自完成,同时他还必须肩负起曾经由父子二人负责的护林工作。

在镜头面前,老罗袒露出他瘦弱的躯干。清晨他在溪边打水,挑着两支灌满的水桶,踩着光滑的鹅卵石渡过水流,稍有不慎就会跌入其中。回到家里,他褪下尸体的衣服,翻面过来,用热水擦拭。等到水痕风干,又从柜子里找出寿衣,给父亲穿上。这些任务还算轻松,在未来几日当中,等待着他的是濒死的羊羔、散落的碎木、以及饥肠辘辘的豺狼。

老罗任务重,演“老罗”的演员任务更重。他身上天然承载着两件表达使命:既要对手头工作足够熟稔,还必须做到风过无痕、雁过无声的天然淳朴。导演和演员的相遇,也透着那么股妙手偶得的味道。超凡在拍摄《牲口》时曾与耿拴明合作,那时候老耿还只是个羊倌。拍完之后,老耿豪言壮语:“我把羊卖了也要陪你去拍电影!”谁都当他吹牛,可没想到筹划《葬礼》的时候他还真找了过来,真把羊都卖了。

身为放羊30年的老羊倌,某些时刻老耿在片场的作用比导演都大。比如有场戏需要小羊羔躺倒在地上,剧组威逼利诱的方法都试过了,可羊羔就是不配合,就连兽医都没辙了。是老耿站了出来,扒开羊羔的嘴巴,二两白酒下肚,羊羔这才乖乖躺下。

一个男人,在孤立的条件下承受着周遭环境带来的重压。虽然导演有意透过极简的设计取消文本戏剧性,但在老罗与环境的互动中,一股对抗荒蛮的原始力量还是扑面而来。

二是其仿生的特性,自带有情绪传达的出口功能。后期添加狗的吠叫、喘息、呜咽等声音,是为了透过画外空间传递出欢快、愤怒、悲伤、忧愁等情绪。这些情绪既可以独立存在,给里外操持的老罗提供丝丝缕缕的陪伴,缓解他的孤独感;也可以融入进影片整体,勾连起一份通达人性与兽性的情感体验。

记录现实、传达情绪,这两重作用融汇在“狼来了”的高潮戏份。当野狼袭向破旧的小屋,身无寸铁的老罗只能敲打起炊具,靠声音营造出势强的错觉。他急忙伸手赌注窗上的窟窿,狗在一旁惊吓地低伏下身子。或许这些都还只是经验之举,但真正让我动容的是紧接着,老罗拿起脸盆窝了一泡尿,没过多会儿,狗也过来续上一泡。直到这个瞬间,恐惧才从他们体内流淌出去。

MAO主席说,与天斗,与地斗,与人斗,其乐无穷。困难倒是叫老罗占齐了,可“乐”在哪儿呢?

我意识到,我遗漏了极为重要的部分。 我一直在以事件的方式注视着《一个人的葬礼》,却忽略了“葬礼”二字沉甸甸的分量。或许是因为在电影中见到过太多形形色色的生离死别,有顺拐着悲恸的,也有突兀着荒诞的。对于银幕上的死亡,我多少有些麻木了。超凡导演提醒我说,那泡尿里不仅包含着对狼的恐惧,更有即将独自面对生活的恐惧、对待死亡的恐惧。这泡尿尿出去,隔天老罗才有勇气给父亲点上那把火。

采访结束后,超凡导演给我发来了一段话,是他自己写的,取名叫《当我们面对死亡时,在面对什么?》。他搬出了马尔克斯在《百年孤独》里关于父母与死亡的经典比喻,在行文不起眼的地方,附上了一首自己作的诗:

我在梦中听到有人呐喊
面对死亡
大地开始抖动
面对死亡
歌声正在唱响
拿起战刀
面对死亡
奔向下一个黎明
......

读到这里,我也想通了老罗的“乐”究竟在哪里。

就乐在,他见到了下一个黎明。

首页  »  电影影评  »  我跟导演说,这篇影评打算取名《狗眼见人心》

影片评论

共有1条影评

相关推荐